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开启左侧

[问题反映] 举报尧都区公安、法院有黑恶势力保护伞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1#
张鸿雁 发表于 2019-8-8 10:16:12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查看 : 12907|回复 : 2
本帖最后由 张鸿雁 于 2019-8-8 11:15 编辑

                      办案程序违法检举材料
检举人:张鸿雁,身份证号:142601197608016822,电话1863674164
我检举刘村派出所、尧都区法院办案程序违法,要求其依法结案。
事实如下:
十年前,马站村村民郭建立一家占了我家宅基地建厕所,我和妹妹与他父亲郝书乐(村支书)因此理论了几句,郭建立一家人怀恨在心,案发当晚夜里雇佣了多名闲杂人员埋伏在其家内,郭建立母亲郭月奴有预谋的在我家门口叫嚣,把我和妹妹引诱至她家院里理论,十几个人殴打我和妹妹,我妹夫闻声赶来,并从家中拿菜刀作为防卫武器进入案发现场,大声呵斥他们“住手”,可是没人停手,郭建立让他家雇佣的其中一名打手(郭建立称强哥,当时天黑看不清面目)夺下我妹夫的菜刀(带血的菜刀在公安机关现在,指纹肯定有凶手的),强哥吩咐郭建立和其父母、妹妹等人把我妹夫按住,他拿着菜刀不断的砍我妹夫的头,行凶过程中,郭建立的父亲郝淑乐喊住了打手说“差不多就行了,出了人命还是我家的”,该案被尧都区公安局立案后,刘村派出所办案民警不让我们讲案件具体细节,不让我家人追究郭建立家人和其雇佣的打手法律责任,让我们把打击面缩小到郭建立一个人身上,几个月后,办案民警说“郭建立逃跑了,我们派出所已经给郭建立家下了拘留传唤(我妹夫的鉴定结果是轻伤害,我和妹妹是轻微伤),让我家人发现郭建立就联系派出所”可是我们每次发现郭建立回家联系办案民警,他们都不来,侦查法定期限过后,刘村派出所还迟迟未能把案子移送检察院提起公诉,无辜拖延办案,我多次找尧都区公安局给局长任忠,给其下跪哭诉冤情,刘村派出所才通知我妹夫,要求我妹夫给郭建立出具谅解书(说明派出所能联系上郭建立而故意不采取措施),且要求我们答应不追究郭建立刑事责任,就让郭建立赔偿我们医疗费、误工费折合1万元民事损失,否则我们仍旧要面对郭建立 “无法抓获”的现实,面对刘村镇派出所的潜规则我妹夫绝望的在派出所拟好的谅解协议上签了字。
十几年过去了,现在执法环境好了,国家开始打击违法犯罪背后的保护伞,于是我鼓起勇气向贵单位检举案件实际情况,请求公安依法继续侦查该案实际线索,并尽快将该案依法移送检察院进展公诉程序。
法律依据及利害关系阐述如下:
《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在上面法律规定的基础上得到被害人谅解,量刑时可以作为酌定情节考虑,会从轻判决。”“《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二条规定:“被告人最后陈述后,审判长宣布休庭,合议庭进行评议,根据已经查明的事实、证据和有关的法律规定,分别作出以下判决:
(一)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依据法律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作出有罪判决;
(二)依据法律认定被告无罪的,应当作出无罪的判决;
(三)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作出证据不足,指控不能成立的无罪判决。”
从上述规定可知“公诉案件的诉讼权属于国家,不属于被害人个人,被害人的谅解书中关于放弃追究加害人刑事责任的部分是没有法律效力的,被害人只有在公诉机关非法不起诉的情况下,才拥有补充自诉权,但是,尧都区公安机关立案后,并未对本案做出不予受理通知书,本案仍处于公诉程序,我妹夫在程序上还不能履行自诉权。本案民事部分调解不能给本案刑事部分结案,刘村派出所无辜中止本案刑事办案程序,导致检察院迟迟不能代表国家对本案刑事部分提起公诉,追究加害人的刑事责任,导致法院迟迟不能对本案刑事部分依法做出判决,刘村派出所将本案违法中止,不了了之十几年,构成程序违法。
《刑法》第八十八条 “在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立案侦查或者在人民法院受理案件以后,逃避侦查或者审判的,不受追诉期限的限制。被害人在追诉期限内提出控告,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应当立案而不予立案的,不受追诉期限的限制。”本案刘村派出所已经立案,案件刑事部分处于中止状态,未终结,故不受追诉期限的限制。
郭建立一家侵占了我家的宅基地至今也十多年了,法院判决其履行拆除义务也十多年了,但是尧都区法院就是不执行结案,办案程序违法,导致郭建立一家只是把封闭式厕所改成露天厕所,依旧占用我家宅基地,法院因拒执罪仅仅给郝淑乐判了缓刑,但其依旧当着派出所长说自己是老党员老干部,没人处理此事。
郭建立一家初次犯罪得到派出所包庇,十几年来又有尧都区法院保驾护航,故更加肆无忌惮,他家多年来在九州广场欺行霸市,村民反映给尧都区公安局扫黑办,尧都区公安局扫黑办不予处理,检举材料一并附上。
  综上所述,法律本应该是执法者用来维护社会治安、充分保护百姓人身财产安全的,不是用来培养黑恶势力的,然而事实却很不尽人意,这其中的原因除了潜规则还是潜规则,血海深仇、万般冤屈源于社会上权不能为民造福,反而成为带血的屠刀,从本案党员支书郝淑乐一家、到派出所、法院-------无一例外不见青天,面对这样的执法现状,难道只是张鸿雁一个家庭的遭遇?难道是张鸿雁期望依法治国错了?很明显“腐败潜规则”是本案根源,也是祸国殃民的根源,纪委任重道远!!
此致
尧都区纪检监察机关
                               检举人:      张鸿雁      
2019.8.8
本帖最后由 张鸿雁 于 2019-8-9 19:21 编辑

案子存在以下问题1.刘村派出所接到当事人控告,3受害人分别1个轻伤害,两轻微伤,法医鉴定结果出来后是否上报立案

2、带血的刀派出所带走后是否依法保存
3,调解书证明郭建立参与共同作案,但不一定是持刀凶手,同时证明受害人案子在追诉期内已经控告公安,本案不再受追溯期限限制
4,刘村派出所不上报案子,扣押案件没有法律依据,
5,刘村派出所刘强10年前告知我们,加害人从此有了刑事案底,可是1 0年后又说没有刑事案底,用天衣无缝形容当时操作流程,对受害人和亲属造成二次伤害,当时利用受害人对公安的信赖,派出所把放弃刑事责任写在调解书里了,当事人没看,听的内容和公安写的调解书内容可能不大一致,但民警这种小聪明没有法律效力,因为当事人处理刑事部分没有法律效力
6,案子受到轻微伤的当事人也没有看到对方受到行政处罚的通知
7,案子刑事部分是否结案公安应该依法公布,督察应该依法监督
尧都区公安局督察队张猛队长体察民情,积极负责的工作态度使当事人情绪得到久违的宽慰!点赞,期待跟踪督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mg电子游戏平台网址-mg电子游戏娱乐场-mg电子游戏中心网址-mg电子游戏官方网站-临汾资讯

      <kbd id='IQ2QSp5tQ'></kbd><address id='IQ2QSp5tQ'><style id='IQ2QSp5tQ'></style></address><button id='IQ2QSp5tQ'></button>

              <kbd id='IQ2QSp5tQ'></kbd><address id='IQ2QSp5tQ'><style id='IQ2QSp5tQ'></style></address><button id='IQ2QSp5tQ'></button>